谈及未来如何理顺预算管理及绩效的关系,李金珊称,这中间存在一些矛盾,全过程监督是对每一笔钱都要管,而绩效又讲求一个机动处置权,过于严格的监督管理与绩效有矛盾之处,绩效要求的是柔性约束,而非刚性制约。

一是强化逆周期调节。从量的方面看,目前存款准备金率仍处于相对高位,降准可以释放流动性、降低资金成本和推进结构性调控,保证M2增速与名义GDP大体匹配;从价的方面看,随着美国货币政策调整以及我国PPI可能下行,降息的可能性正在打开,但央行更注重“强化央行政策利率体系的引导功能”,实现政策利率向市场利率和信贷利率的传导,这意味着更可能下调政策利率而不是基准利率。